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建信信托布局艺术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0-10-02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建信信托布局艺术的背后

今年是建信信托(建设银行控股的子公司,自2012年开始向实业投行、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三大业务方向转型)的10周年,也是“青年艺术100”的10周年,两家机构已经合作了五六年,在这个重要的节点,双方的合作更紧密了,除了之前的艺术品消费信托,今年又增加了平行展,而且双方还有更多的合作计划,比如未来共同设立家族艺术基金等。我们不禁好奇,这家金融机构出于怎样的初衷介入艺术领域?多年来又是如何经营布局的?本刊就相关问题采访了建信信托财富管理总监兼财富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徐进。

建信信托财富管理总监兼财富管理事业部总经理徐进接受媒体采访

▌ 为何选择青年艺术?

《收藏》:青年艺术100一直关注青年艺术,建信信托为什么会选一个着眼于青年艺术家的平台进行艺术方面的合作?

徐进:第一,为客户赋能,提供增值服务。我们在与“青年艺术100”合作的过程中,会做一些讲座,向大家介绍画作并引导大家欣赏,以此来打开一个窗口,让我们的客户(特别是C端客户)有渠道和机会近距离接触这些作品和艺术家,了解艺术品市场。

第二,通过与“青年艺术100”的合作,我们希望公众更深入地了解建信信托。建信信托在做金融投资和金融服务的同时,也在传播美、传播艺术,回馈社会大众。通过这种方式,来推广我们的品牌。

十年来,“青年艺术100”与建信信托一起成长。“青年艺术100”这个品牌在市场和艺术圈的认可度逐渐提升,与建信信托互相赋能、共同成长。借助“青年艺术100”展览,双方都能面向社会和市场推广各自的品牌形象。

那为什么选择青年艺术家,而不是中老年名艺术家呢?

第一,青年画家创作生命力旺盛,更多体现了一种向前、向新的方向。第二,从消费人群来讲,现在80后、90后甚至00后是艺术品消费和鉴赏领域的非常重要的消费力量。第三, 青年艺术家还有成长空间,其价格更贴近市场、贴近广大消费者。我们决定与“青年艺术100”合作做艺术品信托,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丁苏恺《滑入u型池》 43×69cm 纸本水墨 2020年

迟群《菱No.2》 80×6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收藏》:建信信托和“青年艺术100”在哪些方面进行了合作?未来有哪些合作计划和方向?

徐进:我们与“青年艺术100”合作已有五六年。在这之前,“青年艺术100”的策展人赵力老师跟我们建行一直也都有合作。

前几年,我们跟“青年艺术100”的合作都是艺术与金融的简单嫁接,相当于“1+1”,合作形式包括我们提供赞助、艺术品信托等。今年,我们在合作方面推出了平行展和专展,未来可能会做家族艺术投资基金、以建信信托或家族艺术基金冠名的评奖等,希望能够打通双方所在圈层背后的人群,比如“青年艺术100”和建信信托各自的客群,共同服务好这部分人群。

以平行展为例,过去观众去参观“青年艺术100”,可能只是意识到建信信托是赞助商和主要合作伙伴,但不知道建信信托到底是什么、能做什么。我们就希望来参观“青年艺术100”的观众能够走近建信信托,看这边的展览,在认识“青年艺术100”的过程中也认识建信信托,了解到建信信托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干什么。同时我们也把我们的客户带去了解“青年艺术100”,通过这个互动,更好地服务客户。

《收藏》:这次平行展的参展作品跟建信信托有什么关系吗?

徐进:今年,建信信托和“青年艺术100”都走到了10周年,我们就定了一个主题叫“一起生长”。所以,平行展选的艺术家,也是这10年来“青年艺术100”一直选拔、培养和塑造的艺术家。像迟群、程保忠、康春慧等,都是早在2014年、2015年左右就参加了展览,这些年一直伴随“青年艺术100”、名泰、建信信托一起发展。

这次我们选的参展作品,希望能够展示艺术家这几年来创作上的变化——从青涩到成熟。比如,程保忠早期还画带彩的水墨,现在基本上都是黑白的。我们后续会相应做一些讲座,讲解艺术家的作品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这些变化代表着什么。我们想通过“一起生长”这种方式,让大家了解作品,了解艺术家。

程保忠《听南雪之三》 42×117cm 纸本设色 2014年

程保忠《江烟》 127×75cm 纸本水墨 2018年

▌ 什么是家族艺术基金?

《收藏》:可否介绍一下,为什么要做家族艺术基金?家族艺术基金是什么?怎么操作?

徐进:十年来,客群对艺术品投资的接受度在不断提高。我们一直想在艺术品投资基金领域做一些尝试,跟“青年艺术100”也正在探讨。

这也是客户需求。有些高净值客户的子女在国外学艺术投资、艺术史、博物馆等专业,回来后需要一个实践的平台。在过去,他们主要是去拍卖行、画廊、博物馆,具备条件的可能还会把自己家做成博物馆、艺术馆,开放给大众。国外一些大的家族客户,都有自己的艺术馆,或在大型艺术馆中设有自己捐赠作品的展览室、展览空间。国内一些高净值客户的家族未来也会有这种需求。

去年,建信信托与胡润联合做了家族财富管理的调研报告,报告中提及家族财富管理的4个象限——除家族财产、人力资源、家族企业外,还有社会资本,具体包含社交人脉和社会影响力两个方面。对于高净值客户家族而言,做艺术,特别是将来自己做艺术馆,或收藏一些作品再捐赠给博物馆,有助于推广其社会形象,积累社会形象财富。

在过去,大家是凭个人喜好来购买画作。而从社会意义角度而言,如果要把一些经典作品、有价值的东西流传下去,则需要有艺术品投资的专业能力,需要行家指点。

所以,我们跟“青年艺术100”一直在探讨做家族艺术基金,通过“金融+艺术学习”的产品,满足学习这些专业的客户子女的需求,或满足希望能在这块进行专业性学习的客户的需求。

我们现在做了一个偏股权方面的家族基金,我们称之为“股权投资硕博连读”,相当于一个股权投资MBA班——客户把资金投进来,我们带着客户去看项目、做尽调、参与投决、审批项目。通过这个过程,近距离直接学习怎么去做股权投资,怎么去看一个企业是否具有金融投资价值。

家族艺术基金背后的概念与之类似——我们希望客户把资金投进来,然后,我们和专业的艺术机构一起带着客户去做艺术品的投资、鉴赏甚至策展。

这件事情对专业度有较高的要求,需要在专业机构、专家的辅导下来做。建信信托是金融属性,拥有金融专长,但在艺术品投资方面,需要把“青年艺术100”背后的中央美术学院等大型艺术学院、嘉德拍卖等大型拍卖机构、大型画廊的专家人才和客户嫁接起来。在这方面,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仍需和“青年艺术100”进行一些探索、尝试。

▌ 什么是艺术品消费信托?

《收藏》:建信信托和青年艺术100合作过做艺术品消费信托,能否介绍一下艺术品消费信托的概念?

徐进:艺术品信托不是一个新话题。从2012年开始,就有信托公司在做艺术品信托。当时主要的模式是质押艺术品去融资,过一些年再通过拍卖等方式,使艺术品在二级市场上流转,从而获得收益,以此来实现金融和艺术结合。

我们跟“青年艺术100”合作以来,一方面,仍在做传统的“艺术品+金融产品”融资,帮助客户做艺术品投资和艺术推广;另一方面,我们更主要的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艺术品带给普通消费者和普通投资者。

我们的艺术品消费信托模式是:发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底层有投资标的,比如一个具体的融资项目,客户可以对收益进行选择。比如一个产品年化10%,客户买了500万,收益是50万,相当于利息是50万,客户可以自行选择是持有作品还是获得收益金额。我们所选的单幅作品的价值不是很高,大家能消费得起,也方便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把艺术鉴赏这一理念推广给客户。

人民日报曾经发表时评,指出要让高雅艺术走向大众。我们与“青年艺术100”合作,初衷也是为了践行这个目标。在此过程当中,大家既做了金融投资,同时也能够用金融投资收益去收藏作品,对提高审美能力和鉴赏能力是有帮助的。

康春慧《执花寄月之一》 85x56cm 纸本设色 2014年

邱丹丹《无尽和唯一》 39×39cm 纸本油性铅笔 2019年

张有志《清者·静观》 8×88×22cm

优质锡青铜 2018年

《收藏》:建信信托的客户对于平行展、艺术品信托产品的兴趣点在哪里?

徐进:有很多客户买了一些作品,获得了一些升值。我觉得,我们的客户其实还是希望能通过多搭建此类平台,为他们打开了解艺术、了解社会趋势、了解不同群体的一扇窗口,从而在企业发展经营方面给他带来更多的思考;同时,能够创造更多的话题、谈资,进行交流。

《收藏》:购买画作后,增幅有多大?

徐进:增值肯定是有的。比如,程保忠的画,前些年一平尺几千,现在一平尺大概在一万。今年平行展展示的程保忠、迟群的几幅作品,都是从藏家手里借过来的,也都是我们的客户收藏的。这些作品都不是动辄大几百上千万的那种,艺术终究还是要回归到美,你喜欢、有共鸣、有互动,可以随时为你带来愉悦感,而升值其实是附加值。我们也希望客户能够通过参加这些展览、看这些作品获得启迪,引发思考,赏心悦目。

《收藏》:之前做的艺术品消费信托在选择艺术家的时候有侧重吗?

徐进:首先,我们会考虑艺术家的成长性。第二,作品的成长性。从专家角度来考察艺术品未来的投资空间。如果买了作品或艺术品消费信托,三五年后没有升值,那么客户的兴趣肯定就没有那么大了。第三,客户的接受程度。比如,装置艺术、一些太现代的抽象画等,可能不太适合被整个客群所接受。在大众消费的口味这块,我们更多的是尊重“青年艺术100”专家的意见。

《收藏》:之前做的艺术品消费信托包含了哪些艺术家?

徐进:在2016年我们做的艺术品信托中,有陈俊、郝世明、李娜等艺术家参与。

《收藏》:选择艺术家的时候,是客户自主去选择,还是建信信托推荐?

徐进:我们会跟“青年艺术100”一起,对客户进行艺术家整体推荐。我们一期会选几个艺术家,让客户有选择的空间,但不会让客户从“青年艺术100”那么多的参展作品里随意去选。因为作品首先要达到一定的标准,以确保价值相近,不然作品的价值不一,客户很难去选择。

在这方面,未来可能做消费品会更好一些。之前,我们跟韩美林老师也探讨过。他有一些周边的艺术消费品可以作为消费品信托的标的产品。相对来讲,客户的接受度会更高一些。

《收藏》:客户为什么会选择通过建信信托去买艺术品,而不是自己拿钱去买呢?是否因为建信信托和“青年艺术100”有合作,所以作品会有折扣?

徐进:建信信托的客户在购买“青年艺术100”的作品时是有优惠的,这也算是我们向客户提供的一种非金融服务。首先,价格有优惠;其次,作品有保障;再次,有专家能够向一些不太了解但想做投资和收藏的客户提供辅导或介绍,客户心里会踏实一些。

李华琪《情不自禁》 60×80cm 布面油画 2019年

杜汇《烂漫之日》 40×50cm 木板丙烯 2020年

综合材料 2018~2020年

sczz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