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北京自贸区解读|深化服务贸易对外开放,提供可复制经验

发布时间:2020-10-09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北京自贸区解读|深化服务贸易对外开放,提供可复制经验

9月21日,国务院印发了《中国(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在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北京自贸区”)三大片区相继完成了揭牌,部分入驻自贸区的项目也随即签约。

相比货物流通贸易为主的其他省市自贸区,北京自贸区功能定位侧重服务贸易,具体为“助力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加快打造服务业扩大开放先行区、数字经济试验区,着力构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高水平对外开放平台。”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党委书记、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时称,自贸试验区的重点在于“试验”,以探索积累可复制、可推广的创新经验为基本要求,为深化改革奠定基础。

“北京自贸区建设凸显了首都高质量发展,也服务于全国高质量发展。北京自贸区汇聚的高端产业、创新服务,都是我国未来高质量发展的重点领域,北京经验将起到重要的引领作用。”庄芮谈道。

庄芮是商务部外贸咨询专家;商务部援外项目客座教授。其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亚太主要区域贸易协定的生产网络效应与中国对策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子课题2项、重点项目子课题1项,并参与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印签订FTA问题研究》。

澎湃新闻:从高规格举办服贸会,到设置北京自贸区推动服务贸易,国家为什么要大力扩展服务贸易的对外开放?

庄芮:推动服务贸易对外开放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必然要求,是应对多边危机的探索尝试,也是我国服务产业发展的切身需要。

国务院2015年通过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强调了对外开放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以对外开放的主动赢得经济发展和国际竞争的主动。

服务贸易同货物贸易、投资一样,都是对外开放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大服务贸易对外开放有助于我国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以构建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对外开放格局。

目前,全球范围内多边贸易体制遭遇了瓶颈和挑战,在服务贸易领域创造条件不断扩大开放,不仅是在探索应对危机的有效举措,同时也进一步积累了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经验。

我国的服务业与服务贸易发展起步较晚,尽管服务贸易规模与货物贸易规模相差甚远,但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二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不能将二者割裂来看。在前不久召开的国际服务贸易会上,我国展示出口的疫苗产品本身只是货物,但疫苗凝结的医学科技研发属于服务贸易范畴,研发就是疫苗最大的价值所在。

中国服务贸易规模已经连续六年位居世界第二,中国服务贸易发展指数排名连续3年保持在全球第20位,服务贸易综合竞争力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处在这样的发展阶段,服务业也需要通过对外开放来进一步释放发展空间,推动我国外贸的高质量发展和外贸结构的优化。

澎湃新闻:为什么将服务贸易对外开放的试点任务交给北京自贸区?

庄芮:北京过去在开放服务贸易领域也做过很多有益尝试。2015年和2019年,国务院曾先后批复了《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开放措施》,支持北京探索服务领域对外开放。今年9月,北京高规格召开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更加体现了对服务贸易的重视程度。

相比于国内其他自贸试验区来说,北京在人才、科技、物流、国际交往等领域都拥有更为雄厚的资源优势,北京的首都核心功能定位也更能体现出高质量发展的理念。

澎湃新闻:在服务贸易领域进一步对外开放方面,我们还面临着哪些困难和问题?

庄芮:我们目前面临着三个需要解决的问题:科学设置负面清单、改革管理体制机制,以及提高服务贸易水平。

北京自贸区试行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商务部也表示将在年内出台全国版和自贸港版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如何科学设置负面清单是现在面临的问题之一。

负面清单最大的难点,在于如何确定清单内容并区分哪些内容属于限制类、哪些内容属于禁止类。在传统的货物贸易领域,我们有已经成形的负面清单,但服务贸易领域还没有。服务贸易的负面清单需要考虑衡量的因素更为复杂,比如金融保险领域的准入门槛、跨境投资中的股比限制、行业准入与自然人移动等等,需要权衡考量各种因素的影响。

现行的服务贸易统计规则、管理机制体制存在很多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也逐渐无法适应当前国际贸易的新形势变化,需要通过北京自贸区的先行先试提供经验,再进行更大范围的改革调整。

此外,我们的服务贸易有待高质量发展,需要提升服务质量。

我国目前的服务贸易虽然规模大,但是不够强,甚至一些服务贸易产品的质量堪忧。北京自贸区需要建立健全监督管理体制,特别是要确定一套可以量化评估的服务质量标准体系,并根据这个标准体系对服务提供者进行培训,完成对产品检验和质量把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