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深度解析中国网约车十年

发布时间:2020-10-14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深度解析中国网约车十年

2010年7月,瞄准了高峰时段打车难、出租车乘坐体验感差等公众出行痛点,网约车应运而生。十年间,经历了烧钱补贴、融资并购、合法化、安全整改等探索与发展,网约车行业已形成了“一超多强”的市场格局。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网约车用户规模达3.62亿,占网民整体的40.1%。取得经营许可的网约车平台公司有140多家,合格网约车驾驶员已达150多万人,日均完成网约车订单超过2000万单。

网约车安全仍是公众最关注的话题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安全是网约车的最低限制,保障乘客、司机的安全,成为大众的共识。

在下线整改435天后,从去年11月20日起,滴滴顺风车陆续在哈尔滨、太原等7个城市上线试运营。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赵运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滴滴顺风车为重新上线所制定的保障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升驾驶员的综合素质,对提高顺风车安全性有一定的积极作用,携手公安机关对注册车进行背景审查对滴滴平台澄源正本具有重大意义。

此外,美团打车在线下设置了司机“安全小屋”,又开发上线了“驾驶员考试”功能,可以实现每日出车前的安全考试、定期集中考试等功能。首汽约车主要以内部风控为主,加强内部评比,从全国优秀司机中评选出“安全王”、“守护王”和“好评王”,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网约车企业试水货运快递

在经历了多年激烈的烧钱大战后,目前的网约车市场中,滴滴占据了绝对霸主地位,高德打车、曹操出行、首汽约车、神州、易到、嘀嗒、美团打车等多强共存,行业竞争激烈。

2018年,我国汽车销售市场首次出现了负增长。入局共享出行,成为越来越多整车制造企业寻求发展的突破点。开启车企入局网约车先河的,是2015年吉利集团推出“曹操专车”,后更名为“曹操出行”。

2018年之后,车企的脚步明显加快。当年12月,上汽集团推出“享道出行”。随后,长城汽车的“欧拉出行”上线。而宝马也在成都拿下网约车牌照,投放500辆宝马5系进军高端出行领域。

2019年7月,有着“国家队”身份的T3出行在南京开城,它的背后金主是一汽、东风、长安三大车企厂商以及苏宁、腾讯、阿里巴巴。

经过近一年的发展,截至今年5月底,T3出行上线了全国7座城市,车辆达到1.8万辆。虽较行业老大3000万的日单量,即便峰值(28万单)不及其百分之一的T3仍有信心,它的终极目标是无人驾驶出行的运营商。

平台也想要在共享出行领域分一杯羹。高德地图、美团打车分别在2017年、2019年推出了网约车聚合平台。

据公开报道显示,包括网约车车企、汽车厂商、交通企业和出租车企在内的40多家出行企业已接入高德数字化上级方案。而美团到去年年底已经在全国54个城市提供网约车服务。百度地图、携程、哈啰出行也都紧跟步伐,推出了聚合打车服务。

这种聚合模式,一方面方便了消费者比价,另一方面降低了网约车公司的获客成本,同时还为平台导入了流量,一举三得。

就在车企、网约车平台激烈角逐厮杀的同时,滴滴、曹操出行又开始掘金同城快递。

今年6月上旬,曹操出行推出外卖配送业务,发力同城速递市场。曹操出行相关负责人用“水到渠成”来描述同城货运业务的开拓。6 月 11 日,曹操出行在杭州成立新公司——锦华出行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 1 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道路货物运输(不含危险货物)。

滴滴也试水“橙心优选”新业务,主打社区电商模式,这得到了滴滴的肯定回应。一个星期后,滴滴官方宣布,同城货运正式在成都、杭州两地上线,仅在两地就吸纳了两万多名司机。

此外,哈啰出行也上线哈啰快送,主打中短距离即时配送。

舆论普遍认为,网约车平台多领域尝试的背后,是传统网约车业务市场发展陷入瓶颈。

北京商报称,对于曹操出行而言,入局同城速递市场只是第一步,能否发挥自身优势,找准C端一对一模式的定位,才是成败关键。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看来,除市场前景广阔外,自身业绩需求也是曹操出行这类网约车平台发力同城速递业务的关键原因。

每日经济新闻称,先后试水跑腿、货运,甚至尝试社区电商业务,种种动作背后,也是滴滴“再出发”的愿望。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企业战略背景下,滴滴一直在寻找网约车和两轮车之外的增长曲线,除小桔车服、自动驾驶外,创新业务或将成为滴滴下一步的重要布局,甚至构成其国内业务双曲线的重要环节。

接下来的竞争将更激烈

十年的快速发展,2019年网约车整体交易金额达到3044.1亿元,较2018年增长11.9%。据普华永道预测,中国网约车市场规模将在2020年达到5036亿元,约是2018年的2倍。

零壹财经称,面对5000多亿的市场规模和快速增长的用户需求,滴滴、BATM等互联网企业、汽车厂商以及未来入局的新玩家,其竞争势必更加激烈。

5月7日,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滴滴核心业务已盈利。早于滴滴一天,首汽约车CEO魏东在发布全员内部信时称,首汽约车已实现整体正毛利。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长期陷入亏损泥潭的网约车终于开始进入盈利时代”。文章称,从蒙眼狂奔、烧钱换规模到褪去浮华、回归理性,整个出行赛道已经步入下半场。在该阶段,盈利作为生意的本质已成为市场对出行玩家的一大诉求,而这将主要考验玩家自身的精细化运营、生态内的协同程度以及对用户、市场的满足程度。

中国交通报在刊发的《网约车10岁了》一文中指出,要解决网约车问题,需要回归第一性原理。一是合法合规;二是充分认识和理解“三因素原理”;三是要承认网约车市场需求的有限性;四是要认清网约车的商业模式与生俱来的运行效率相对低、运营成本相对高的这个客观存在;五是与巡游出租车并存发展;六是根据自身属性,提供差异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