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网坛·后浪

发布时间:2020-11-25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网坛 · 后浪

随着2020ATP年终总决赛落幕,命运多舛的2020网球赛季就算划上了一个句号。梅德维德夫最终击败蒂姆夺冠,至此兹维列夫、西西帕斯、蒂姆、梅德维德夫这批年轻人都分别解锁了各自非常有分量的冠军。

这两天我稍稍沉淀了下思绪,也参考了一些总决赛期间大家的观点,谈谈我对网球之内和网球之外的一些感触。

年轻人之间的对决,尤其在室内快速硬地,场面要激烈的多。比分很胶着,不过相应的失误也挺多,不能说十足精彩。他们还不太习惯像德约科维奇、纳达尔那样做一些张弛有道的过度,更执迷于青春荷尔蒙下的强对抗。

当然,这种强对抗也是年轻人击败巨头的法宝,无论是蒂姆蛮不讲理的进攻还是梅德维德夫密不透风的防守。前两天评论蒂姆击败德约的文章里,自然对获胜的蒂姆不吝赞美,但粉丝们似乎都觉得我没有替德约考虑体能的因素。

可我想说的是,虽然赛程对德约稍显不利,但这并不是否定年轻人进步的一个理由。可不能说年轻人不讲武德啊~因为年轻人本来就应该是先靠身强力壮来跟老将的经验抗衡,然后逐渐完善自己取而代之。当我们开始强调老将的体能原因时,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承认这种竞争对抗开始势均力敌了。

况且,某种程度上,时间让记忆也美化和淡化了巨头们初出茅庐时的不完美。

虽然,新老对抗颇具话题,但我觉得这是人类刻意营造的仪式感。因为我们也都明白,既然我们逃不过这自然规律,所谓的对抗最终只会朝着一个方向发展,年轻人终会接管这个世界创造新的时代。明确了这一点,老将们被新人击败和超越,从来就不是失败,只是一种传承。

可是从情感上说,大多数上一代人对这种取代并不是欣然接受的。就如同80后、90后、00后在进入社会之初,也总是会被上一代人忧心忡忡地称作“垮掉的一代”。但事实上,当80后、90后逐渐成为这个社会的中坚,我们的生活似乎也没有变得更坏。

网球是浓缩的人生。我知道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总觉得我们所处的是网球最黄金的年代,我也曾担心三巨头退役后的网球世界会没落。但看看这个世界依旧稳步向前,又觉得这种担心是多余的。

前几天主持了一个青少年网球活动,当我问现场那些10岁上下所谓10后的小球员,你们最喜欢的球员是谁?出乎意料地,小朋友的答案里绝大多数竟然不是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得票最多的是蒂姆,兹维列夫、大阪直美、巴蒂。。。

那一刻我更加意识到,三巨头真的是只属于我们这个年龄的美好回忆,那怕这个时代再光彩夺目,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就像我有天突然发现,我们这代人执迷的摇滚乐从年轻人的歌单里消失了,我见有人说叛逆的摇滚精神消亡了,但其实年轻人只是把青春的迷茫的载体变成了嘻哈,新一代人总是以抛弃上一代人的符号来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从这个角度来说,就像稍年轻的球迷很少提及桑普拉斯阿加西一样,未来的年轻人也必然只把费纳德看做历史中的一个印记,他们只关心自己这个时代的竞争。哪怕在我们看来平庸乏味。

所以,当年轻人击败了你钟爱的偶像时,大可不必对他们心生莫名的反感,这只会让你被挡在新时代的门口,更快地和旧时代一起被卷入老去的尘埃。

同时,我们可能也需要思考的是,当我们指摘这批年轻人冒头过晚,第一个90后染指大满贯已经27岁“高龄”的时候,凭借的其实也只不过是ATP巡回赛仅仅50年的历史经验。

然而这五十年世界沧海桑田的剧变。君不见这五十年资本愈来愈主宰掌控这个世界,不论在任何行业,掌握资本的上一代人所打造的壁垒,留给年轻人越来越少的跃升空间。

网球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三巨头的壁垒不仅仅是他们天赋异禀又勤奋努力的结果,他们运动生命的超长待机也是资本投入下大量头部资源聚拢的结果。这种趋势其实早就展现出来,网坛已经很久没有诞生过十多岁就能染指大满贯的天才少男少女了。

无论这几位年轻人是时代交叠的匆匆过客,还是下一个时代的王者。无论网球的世界还是真实的生活,我都觉得应该选择拥抱这波后浪,这既是给将要取代我们的年轻人一个真诚的机会,也或许是一个让我们保持青春的秘诀。